手机
资    源
  • 资    源
  • 文    章

当前位置:查字典历史网 >学习园地 >历史人物 >历史上孙权的妹妹嫁给刘备后的悲惨命运

历史上孙权的妹妹嫁给刘备后的悲惨命运
来源: 查字典历史网 | 2017-05-26 发表 | 教学分类:历史人物

学习园地

孙夫人穿梭在那个权谋交错的时代,周转于野心与利益之间,被利用、被谋夺、被防备、被设计,直至投水殉情而亡。而所谓女中豪杰如她,其实不过是个单纯想爱的女人。政治,让女人走开。

故事从什么开始呢?有些东西本来跟她不相干,作为江东郡主,大哥孙策是名动一时的英雄豪杰,二哥孙权是一代霸主,天之娇女,自幼尚武,无忧无虑。孙夫人本来是应该快活的,但是因为一个地方,命运转轴开始发生改变。

公元208年,“夏,六月,罢三公官,复置丞相、御史大夫。癸巳,以曹操为丞相”(《资治通鉴·卷六十五》)。同年七月,曹操南击刘表。适刘表病亡,表两子琮、琦为争夺嗣位而翻脸,刘琮率众降操,使操唾手而得荆州。

刘琮降操后,寄住刘表篱下的刘备乘机收表部卒,“琮左右及荆州人多归备……比到当阳,众十余万人,辎重数千两”。接着,诸葛亮单舟过江会见孙权,以超人才智“舌战群儒”,终于引发名垂青史的赤壁之战。赤壁之战后,刘备上表推荐刘琦为荆州刺史,又南征四郡。武陵太守金旋,长沙太守韩玄,桂阳太守赵范,零陵太守刘度都归附了刘备。公元209年,“琦病死,群下推先主为荆州牧,治公安”(《资治通鉴·卷六十五》)。

刘备占领了荆州,而荆州对于孙吴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呢?“荆州与国邻接,江山险固,沃野万里,士民殷富,若据而有之,此帝王之资也。”

她这辈子毁在这个地方。

在一个蓝天白云的上午,她正练剑归来,听到一个消息,要嫁人了。哥哥做主要把她嫁给皇帝的叔叔,一个叫刘备的人。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眼睛里起了层迷茫。女孩子终归要嫁人的,可是,她没见过他,小女孩子家心情,未免对未来的老公涌起了憧憬与幻想。她悄悄向侍女与江东兵将打听,终于知道她的夫君,是天下英雄。

自小看惯了戎马生涯,身边亦皆江东才俊,自是要“非天下英雄”不嫁的。她心里暗暗感激,哥哥果然对她情深义重,顺从了她的心意,嫁的是天下有名的英雄人物。虽然老了点,但是她想,英雄终归就是英雄。

可事实呢?《资治通鉴·卷六十五》上这样记载:“权稍畏之,进妹固好。”荆州是江东必争之地,刘备在孙权的眼里,不过是眼里的一颗钉子,出于笼络、出于畏惧、出于权益,孙权才将妹妹许于刘备,妹妹不过是他争夺荆州的一粒棋子。

正史如此记载,文史作品《三国演义》亦然。过了数日,细作回报:“荆州城中扬起布幡做好事,城外别建新坟,军士各挂孝。瑜惊问曰:‘没了甚人?’细作曰:‘刘玄德没了甘夫人,即日安排殡葬。’瑜谓鲁肃曰:‘吾计成矣:使刘备束手就缚,荆州反掌可得!’肃曰:‘计将安出?’瑜曰:‘刘备丧妻,必将续娶。主公有一妹,极其刚勇,侍婢数百,居常带刀,房中军器摆列遍满,虽男子不及。我今上书主公,教人去荆州为媒,说刘备来入赘。赚到南徐,妻子不能勾得,幽囚在狱中,却使人去讨荆州换刘备。等他交割了荆州城池,我别有主意。于子敬身上,须无事也。’鲁肃拜谢。……肃曰:‘周都督有书呈在此,说用此计,可得荆州。’权看毕,点头暗喜。(《三国演义·五十三回》)”不论哪个版本,孙夫人的婚姻都是一场交易,虽然贵为江东郡主,掌上明珠,看似风光一时,其实也不过是男人们交易的一个筹码。

但是孙夫人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十几年戎马,让她看到了铁血刀剑,却从来没有看透政治。这注定了她的悲剧。活在男人们的权谋时代里,却从来没有穿透过男人们的思维世界。

2.做得错 某种程度上,男人考虑问题更多从现实与社会出发,女性则多于从人性角度。当国太知道自己女儿被当成计策里的筹码时,大怒而骂周瑜:“周瑜匹夫!汝做六郡八十一州大都督,直恁无条计策去取荆州,却将我女儿为名,使美人计!杀了刘备,便是望门寡,明日再怎的说亲?须误了我女儿一世!你每好做作!”所谓男人,只知道拼杀、利益、权谋、政治,哪里想到过人性的幸福?她是孙夫人的母亲,在她眼里,女儿就是女儿。

孙夫人真得要与刘皇叔结亲了。

对未来的幸福生活,孙夫人是满怀期待的,孙权属下程普曾这样形容她:“郡主自幼好观武事,严毅刚正,诸将皆惧。”(《三国演义·五十五回》)这样一个女子,需要的男人,自是武功杀伐里的知己英雄。于是,在洞房花烛之夜,刀剑相佩,小女儿家的心情,本以为是英雄红颜的浪漫相遇,可惜她遇到的是刘备。

这位仁兄会编草席,会权谋,会哭,但武功的不会。

于是韩剧变成闹剧。玄德见孙夫人房中两边枪刀森列,侍婢皆佩剑,不觉失色。管家婆进曰:“贵人休得惊惧,夫人自幼好观武事,居常令侍婢击剑为乐,故尔如此。”玄德曰:“非夫人所观之事,吾甚心寒,可命暂去。”管家婆禀复孙夫人曰:“房中摆列兵器,娇客不安,今且去之。”孙夫人笑曰:“厮杀半生,尚惧兵器乎!”命尽撤去,令侍婢解剑伏侍。

这是她在婚姻里所犯的第一个致命错误。

她不知道,刘备眼里,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孙权的妹妹,是需要合作的敌人和政治媒介。洞房花烛之夜,这样身份的女人,不会武也就罢了,偏偏还动刀动枪,刘备表面不说,心里却已暗自提防。如果说他们婚姻的悲剧起源于政治交易,那么本身的不和谐则从这里开始。

因为没有男人能允许女人压在自己头上。

生活里所谓“妻管严”最后是没有不出轨的。本身男女位置的颠倒就奠定了两性破裂的基础,在激情洋溢爱你的时候,自然由你打骂,在男人眼里叫可爱。可是热情消退理性恢复,可爱就会变成了恐怖,因为他是个男人,几千年以来雄性的本能就是主导、征服,再热烈的爱能抵得过人性的本能吗?于是渐渐地,就会有不能容忍,有反抗,有挣脱。

但是刘备很清楚自己在什么地方,演戏本来就是他的专业,“当夜玄德与孙夫人成亲,两情欢洽。玄德又将金帛散给侍婢,以买其心,先教孙乾回荆州报喜。自此连日饮酒。国太十分爱敬。”(《三国演义·五十四回》)

我们想象那个时候的孙夫人,应该是沉浸在爱情里的幸福小女人,嫁的是天下英雄,兄长又对自己疼爱有加,“即日修整东府,广栽花木,盛设器用,请玄德与妹居住;又增女乐数十余人,并金玉锦绮玩好之物”(《三国演义·五十四回》)。如此繁花似锦,富贵天下,爱情亲情相伴,自是心满意足。

可事实呢,周瑜对孙权说:“瑜所谋之事,不想反覆如此。既已弄假成真,又当就此用计。刘备以枭雄之姿,有关、张、赵云之将,更兼诸葛用谋,必非久屈人下者。愚意莫如软困之于吴中:盛为筑宫室,以丧其心志;多送美色玩好,以娱其耳目;使分开关、张之情,隔远诸葛之契,各置一方,然后以兵击之,大事可定矣。今若纵之,恐蛟龙得云雨,终非池中物也。愿明公熟思之。”(《三国演义·五十四回》)

设计,还是设计。在兄爱夫疼君臣和谐的太平梦幻背后,是刘备强颜欢笑的小心翼翼与孙权周瑜声色迷惑的阴谋,其实依旧是男人们的明争暗斗。

最新历史学习园地
热门历史学习园地
精品推广
随机推荐历史学习园地
学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