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
资    源
  • 资    源
  • 文    章

当前位置:查字典历史网 >学习园地 >历史人物 >黄巢之死:攻下长安后义军为啥速亡

黄巢之死:攻下长安后义军为啥速亡
来源: 查字典历史网 | 2018-12-26 发表 | 教学分类:历史人物

学习园地

广明元年(公元880年)八月,黄巢军击败曾经要想全歼义军而被朝廷挂起来的曹全晟(不知皇帝后悔了没有),渡过淮河,淮北诸州也相继告急。在义军渡河之前,朝廷还想祭出一招经常用的怀柔政策,想以节度使之职换取黄巢罢兵,后又被否决。然后朝廷还调兵遣将守潼关等险要,以保京城长安,并做了外逃的打算。

可惜征调的神策军士大都是长安富二代,这些人能当兵是因为贿赂权宦而得以挂名军籍的,目的就是获得优厚的政府津贴,根本不是当兵的料,这些纨绔子弟平时锦衣玉食,只会溜马斗鸡,好勇斗狠,横行市井,鱼肉百姓,一听说要上战场,平时气焰嚣张的他们吓得脚板都软了,像焉了的花一样没劲,大气都不敢出也,父子只好抱头痛哭不知所措。

都说钱能通神,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那此有钱人立马想到了用钱雇佣居住在病坊的苦人家孩子代去充军,这些贫苦人虽然没有纨绔子弟的身板那么不禁打,不过因为没有进行过专门的军事训练,所以往往不能操持兵器,枪都不知往哪指的样子,当然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一群乌合之众是也。

这一天,唐僖宗登上章信门楼给征人送行,张承范猛地向皇帝抱怨:报告陛下,臣听说黄巢此次拥兵数十万,战鼓咚咚向西攻打京城,潼关之外只有齐克让的饥饿不堪无心恋战的万余士卒在防御,今天又派我率二千余兵马增援潼关,却是粮饷无着,大家都饥肠辘辘的如何去抗击强敌,想起来也实在是令人寒心。所以为了国家计我们希望陛下调集诸道精兵尽早来增援我们,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面对国库空虚和军情混乱,唐僖宗也只得和稀泥含糊道:别担心,你们先去顶一顶,援军随后就到。张承范赶到华州的时候正值华州刺史裴虔馀调任宣歙观察使,面对即将到来的起义军,人心惶惶的民众全都逃入华山避难,一时只剩下了一座空城,死气沉沉,幸好粮仓中还存有千余斛米,军士们才能带上三天的干粮去和起义军战斗。

话分两头,各表一枝。却说北上河南之后的黄巢军所向披靡,官军再也组织不起有效攻势,各州县望风而降。十月,黄巢攻陷申州(今河南信阳);十一月乘势又攻下战略地位重要的东都洛阳,然后大开狂欢派对,大概逗留十多天后又挥师西进,突破形同虚设的官军防御线,仅用六日就攻下潼关,直抵灞上。公元881年1月8日,一个十分吉利的日子,玩疯了的唐僖宗终于踏上了逃亡皇帝征程,仓皇沿着祖宗李隆基曾经出奔过的路途,灰溜溜逃到成都,在黄巢军到来之前上演一出胜利大逃亡,当替罪羊的宰相卢携饮药而死。

皇帝跑了,京城长安相继陷落,黄巢军浩浩荡荡地鱼贯而入,金吾大将军张直方夹道欢迎,率众迎接黄巢大军进城,义军军纪严明,秋毫无犯,长安街头一片和谐,秩序井然,同时给贫苦百姓散发财物,扶弱助困,百姓奔走欢呼,喜不自胜。1月16日,黄巢即位于含元殿,建立了大齐政权,年号金统,弱唐也在起义军的冲击之下名存实亡。

这也是黄巢军最春风得意的时候。可惜中国古代农民阶级的巨大的局限性此后就表露无遗,因为尝到权力甜头之后的整个起义军迅速地蜕化变质,从起初的军纪严明秋毫无犯发展到杀人满街,巢不能禁,成了另一意义上的残暴官军,百姓也开始遭殃并加以反抗,义军政府开始失去民众支持而岌岌可危,最终很快走向反面,轰轰烈烈地失败了。

据某些历史研究者认为,黄巢起义虽然来势汹汹,却只能算是一次流动性很强的农民起义而已,虽然侥幸建立了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起义政权,攻入了唐朝统治中心,不过从来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革命纲领和革命计划,甚至于没有一个完整意义上的革命根据地,加上小农狭隘观念,不思进取,小富即安,不能处理好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关系,还嗜血滥杀、好斗,最终欲望的无限膨胀弄得众叛亲离,也毁了空架子般的造反政权,最终获得了喘息机会的李唐在心怀鬼胎的藩镇势力和李克用的沙陀军的夹击下,黄巢败退长安,然后于中和四年(公元884年)退到山东莱芜山中被杀死(一说是自杀,甚至于有说是做了和尚的),轰轰烈烈的黄巢起义宣告失败。

黄巢之死:攻下长安后义军为啥速亡1

在此插叙一些关于烈女有趣故事。据历史牛书《资治通鉴》记载,黄巢起义失败后,武宁节度使时溥献上黄巢首级与黄巢姬妾二三十人,据说黄巢的大小老婆大都是富贵人家小姐,为此唐僖宗大为困惑,责问这些美女为何认贼作夫,居首的女子回答:狂贼凶逆,国家以百万之众,失守宗祧,播迁巴、蜀;今陛下以不能拒贼责一女子,置公卿将帅于何地乎!上不复问,皆戮之于市。(《资治通鉴》卷256)果然也算是奇烈女子,好玩皇帝唐僖宗被问得哑口无言,将这些人斩立决,居首的女子面不改色从容就死,果然是巾帼英雄,也为被正史抹黑为杀人狂魔的起义军增加了一点亮色。

最新历史学习园地
热门历史学习园地
精品推广
随机推荐历史学习园地
学科中心